点焊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点焊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因儿子读书问题吵闹音乐老师砍死老婆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11 03:36:57 阅读: 来源:点焊机厂家

因儿子读书问题吵闹 音乐老师砍死老婆 - 重庆新闻 - 资讯生活

上周末下午,重庆渝都监狱二监区活动广场上,一个秃顶老人手持一支乌黑塑料管子,一曲圆润缠绵的《竹楼情歌》吹到最后一个音符,旁边的服刑人员还是一片宁静,仿佛都在等着那天籁之音再次传出。

渝都监狱民警介绍,吹奏乐器的人叫陈力,乐器叫巴乌,是傣家风情乐器之王。这支巴乌是他自己用废弃塑料管制造的。陈力今年59岁,我市主城一所小学音乐教师。这个在领导、学生、家人眼里才华横溢的老师,在2003年的一个晚上,杀害了前妻刘英。

“我从没见过她这么好的女人,这辈子都要和她过”

陈力说,他清楚记得2003年3月10日凌晨那一幕。“我和她争抢斧头,斧头到我手上时,只觉得血气往上涌,什么都不顾了……”陈力盯着水泥地摇头叹道:“我曾经深爱着她,如今毁了她也毁了自己。现在想来,我忍一忍不就没事了么?”

谈到和前妻刘英的恋爱和婚姻,陈力声音高亢起来:“她是我见过的最有女人味的女人。”

陈力说,1997年他与刘英在声讯台交友中相识。双方通话90多个小时后他才决定与刘英相见。“毕竟我曾经离过婚,身边还有个读初中的女儿,还是想慎重点。”陈力说,刘英当时在做煤店生意,温柔端庄、自立自强的个性很是得到陈力的欣赏。

1998年5月,陈力和刘英在亲人祝福下结婚。同年11月,陈力出了场车祸,刘英在病床前不离不弃,精心照料,“当时觉得自己就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,别人说半路夫妻受不得波折,但经历生死后,我发觉从没见过她这么好的女人,这辈子都要和她过。”

专家分析

重庆尚文尚爱心理咨询中心、首席心理咨询师夏娟分析说,现在大部分人都是自由恋爱,从相识到相恋,从吸引到激情,再到患难与共,都有着比较牢固的感情基础。但感情基础不是生活的全部,如果发生冲突与矛盾时没有较好处理,也会让原本牢固的感情变脆弱。所以感情基础建好后,婚内相处之道更为重要。

“我对她和她的儿子巴心巴肠,她对我的女儿像个陌生人”

陈力在医院疗养1年左右才回到家。从那一刻起,曾经的美好慢慢在日常琐事中逐步瓦解。

“我当时真是爱她胜过爱自己。”陈力说,刘英为照顾自己,煤店生意很少管了。到陈力出院后,煤店已无法正常营业。为让以后生活有保障,他给妻子买了养老保险和意外保险,承担妻子儿子每月100元赡养费,还给岳父母每月100元。“她的儿子我也当成亲生的来看,每次来我家,我都拿最好的饭菜来招待。”

“让我没想到的是,对老婆和老婆儿子巴心巴肠,她对我的女儿却像个陌生人,这让我有些难过。为了让老婆开心,我忍痛把女儿放到生母家。”陈力说。

陈力的女儿陈星今年29岁。她告诉记者,和刘英待在一起时,除非自己主动交谈,刘英绝不和她说一句话。“爸爸对她儿子很好,但她对我比较冷淡。感觉自己对她就是空气,她的冷漠让我害怕。”

专家分析

夏娟说,半路夫妻对子女教育、照顾的理念不同,这是两人矛盾的一个核心点。从妻子对丈夫照顾看,她是个知冷暖的女性,对丈夫的女儿比较冷谈或许有她的想法。比如她可能会认为男方孩子自己不便过多参与教育。对此,男方必须通过正面或侧面沟通,了解老婆内心想法。如果丈夫一味抱怨与指责妻子,这样只会越变越糟。

“我对她的儿子一批评,她就认为是我在偏心小气”

“我给她儿子补课时,发现娃儿小许基础很差。”陈力说,小许是学校少先队大队长,妻子觉得儿子很乖很听话。“我了解到,她儿子作业都是喊同学做,我给她说了无数次,她却听不进。”陈力说。

2001 年,陈力根据小许学习情况,帮他联系了住家附近的中学,打算让小许以体育特长生的优势保送,但遭到妻子的反对。陈力说,因为小许择校问题,他们开始争吵不断。“娃儿他妈觉得娃儿必须读重点中学。”陈力摊开双手,无奈地摇着头,“她妈非要让他去考重点中学,结果入学模拟考,他语文考了50多分,数学只有40 分。”陈力说,考试成绩没有让刘英看清事实,妻子仍不听劝阻,希望花钱读好学校。

陈力说,刘英在孩子教育上想法与自己格格不入,“我对她的孩子一批评,她就认为我在偏心小气。娃儿不对的地方,任由不管的话,我又是个老师,看不过眼,所以我们就在娃儿教育的大大小小事情上争吵,感情也就吵淡了很多。”

专家分析

夏娟说,再婚家庭对子女的教育理念不同,建议秉承一个原则:保持孩子原有教育模式的一致性,作适当调整。双方家长应以点到为止态度处理,强加自己的思想和过度参与都不鼓励。

女方对孩子要求,是建立她既有且固定的价值取向之上。这一点需要男方不要一味要求对方按自己意愿行事。男方过多干涉,容易让妻子产生抵触,从而激发控制愿望。

“我为她倾尽所有,她却给我留了一手”

陈力说,2001年3月,他与刘英再次为孩子入学问题发生争执。“她坚持送孩子读私立中学,我坚持就近入学。”陈力说,两人越吵越凶。“她最后甩话说不要我出钱,她有的是钱。”陈力低下头说,自己这辈子都记得这句话。

陈力说,妻子说出这句话后,他开始清查家庭资金。“我估计家里存了20万元,结果到头来只有2万元流动资金,其它钱都不在了。”说完陈力满脸通红紧握拳头。 “为了她和这个家,我平日除了在学校上课,还在外面做了几份兼职,存下的钱她用哪去了?”陈力说他开始留意妻子行踪,发现妻子背着自己偷偷给小许买东西。 “想到她对女儿的态度,我心中说不出的委屈。”

陈力说,此后他把家庭经济大权夺回,没再给妻子钱。“我这样做,是想迫使她放弃对娃儿好高骛远的想法。”陈力说那时起夫妻两矛盾加深,之后妻子时常以见儿子为由,彻夜留宿前夫家。2002年5月,两人办了离婚手续。

据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上显示:2003年3月10日,刘英到陈力家中,因发现陈力和女朋友在床上,刘英便骂陈力,两人扭打在一起。陈力因故意杀人被判处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。在渝都监狱服刑期间,陈力积极改造迎来五次减刑,2022年11月4日刑满。

专家分析

夏娟说,在家庭经济中,男方在经济上付出,往往在心理上会产生相应补偿效应。比如希望妻子听自己安排,包括如何对孩子。但妻子理解也许相反,会认为男方在金钱上不信任自己,就代表不爱自己了,这会极大伤害到妻子对于丈夫的信任度。

离婚后,男方认为自己付出了感情与金钱,女方认为自己付出了爱情与照顾。离婚后,他们双方纠缠互相折磨,就是源于这“不甘心”的心态,最后导致这场悲剧的发生。

福建水塞

昆明提花织带

沈阳零公里润滑油

相关阅读